我爱技术网_SEO三人行

seo三人行 > 经典美文 > 正文

此生与你-没有天荒,亦没有地老

网络整理:01-05 点击提交给百度收录

姜喜喜直到现在也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那么深爱着陈炯,从高一开始一直到现在,整整十年。
 

  她那么爱他,任什么都无法阻止,陈炯的相貌几乎影响了姜喜喜对所有男人的审美观念。有一点苍白、笔直挺拔的鼻子、细长的眼睛、零乱垂在耳际的头发和沉默寡言的表情。
 

  姜喜喜只对这一类男人有兴趣,从陈炯开始。可是陈炯,他什么都不知道。
 

  陈炯经常出现的地方,一个是教室门口的栏杆,一个是校园的图书馆。他有时候穿浅色的毛衣,深色的牛仔;有时候穿深色的上衣,满是口袋的军绿色裤子。
 

  传闻他的家庭富足阔绰,所以在陈炯的脸上,永远都浮现着一种由良好的家庭熏陶出来的从容不迫和优雅的气质。
 

  陈炯的教室在姜喜喜的楼上,每当课间的时候,总可以看见他一个人站在栏杆前面,什么话都不说,看着校园里面嘈杂的热闹。每次看他,她都是仰视着的。
 

  从小形成的习惯,以后便再不能轻易更改,喜欢一个男人,总忍不住要去仰视他。有时候和他有目光对视的机会,匆忙把眼睛拿开的,永远是姜喜喜。
 

  他总是嘴角紧闭、眉头紧锁的惯常表情,一下子把他和姜喜喜拉到天涯海角的距离。是的,隔着一层楼的距离,也可以感觉是天涯海角。他们经历过无数次的图书馆遇见,可是当时的情形,总是遇见后姜喜喜的仓惶失措,和他的漠然走过。
 

  原来,他们曾经有过那么多可以发生什么的机会,可是他们,什么都没有发生。后来他选择了对外贸易,而姜喜喜选择了中文。
 

  姜喜喜不是缺乏自信和安全感的人,可是面对陈炯,姜喜喜感觉自己就像沙漠中灰灰的尘土。而他,永远是盘旋在姜喜喜头顶的一只羽翼丰满自由翱翔的大鸟。
 

  姜喜喜找到了他的电话,辗转、波折、费尽心机。八个数字被姜喜喜碾在心底,不断地背诵、想起。周末的时光,躲在家里,蜷缩在电话机旁边,试探地去按这八个数字,可是,心跳若狂,不能自己。
 

  徘徊了几个星期之后,还是拨了那个电话号码。没有关系的,隔着一条线,他不会看见姜喜喜紧张得快要崩溃的可笑样子。
 

  喂,喂,喂!
 

  你是谁?他的声音,如此近地贴在姜喜喜的耳边,那一刻,没有什么语言能形容姜喜喜的委屈和激动。
 

  知道这个周末,张学友来开演唱会吗?
 

  知道,你究竟是谁?
 

  姜喜喜该如何告诉他,自己究竟是谁,不过是校园里众多姹紫嫣红里最不起眼的一支。
 

  电话被姜喜喜放下,她痛心绝望到极点。
 

  第二天看见他的时候,姜喜喜忍不住地做贼心虚,眼睛没等看见他,脸先灿灿地红,能够躲开的话,姜喜喜绝不刻意遇见他。他的神情没有什么不同,想必他不会在意。不过是一个普通得类似恶作剧的电话,他没有在意的理由。爱情故事
 

  于是会在一些普通的、偶然的时间,拨那个电话,说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,他、姜喜喜、校园、徐克的电影,张学友的歌。
 

  他似乎也渐渐习惯了这种莫名其妙的交流,有时候他的话很多,有时候他的话很少,少到只有倾听。
 

  在校园的点歌台点给他听《明明知道相思苦》,多么昭然若揭的歌,希望他可以听见。即使他听不见,也会有一些多事的同学,把关于点歌的消息告诉他。所以姜喜喜为他点的歌,从来都不会署名。
 

  而当晚他会在电话里说,有女生点黄安的歌给我。姜喜喜便在电话里揶揄暧昧地笑。
 

  如果我知道是谁点歌给我,我想我会很开心的。姜喜喜的心颤了一下,陈炯也并不是完全不在意和完全的后知后觉。
 

  后来风传陈炯的恋情。那个女生妖冶傲慢,不漂亮但是很引人注目,经常穿带帽的风衣和圆头的皮鞋。
 

  姜喜喜的心如同被刀子切割成了一片一片又一片,风一吹过来就会龟裂、剥落。
 

  姜喜喜坐在校园的操场里,眼睛里是运动着的人群,可从来没有过的绝望完全将她占领。她第一次尝试到心碎的滋味,那是一种隐隐的痛,说不出来却又排遣不掉。
 

  那晚,打电话给他,话未开口眼泪就先流下来。
 

  你怎么了?在哭吗?
 

  是的,是的,是的。
 

  在哭,从来没有过的无助。

  

  

此生与你-没有天荒,亦没有地老

Tags:[db:TAG标签](65418)

转载请标注:我爱技术网_SEO三人行—— 此生与你-没有天荒,亦没有地老

搜索
网站分类
标签列表